啊若喔。

出自《蜘蛛侠》中,软糖侠。在一万三千零话出场友情客串。在蜘蛛侠命悬一线时救了他。神说要有v。☕

【虫绿】我不知道标题是什么(甜)

 
  彼得帕克,像世界上任何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每天背着有些旧旧但很洗的很干净还透散着清新的洗衣粉的书包,戴着黑框高度数眼镜像个书呆子把焦糖色的眼睛显得毫无光彩。
  大学生的日子大多数都是疯着参加派对的人缘好,或是孤独地一个人戴着耳机听着Mp3里为数不多的音乐在图书馆里看书。显然彼得属于后者,他的异性好朋友格温曾经说过:“你应该试试改变生活,宁可活的开心轻松,而不是干巴巴的度过每一天不是吗?”

  彼得摇了摇头,可是他习惯了。

  要说最近稍微不同的是,他楼上的宿舍搬来了一个新舍友,叫什么来着,噢……哈利奥斯本。那天哈利推着行李箱戴着反光墨镜正好撞上了他。

  “Oh……Hello.我是哈利奥斯本。”他是一个相当有魅力的男生,身穿着看上去价格不菲的西服摆明了他多金。他伸手摘下墨镜随意的夹在西服的衣领边,露出他灰蓝色的眼,深邃。金色头发皮肤白嫩脸型完美,完美程度到底是什么样呢?就像彼得一次心脏颤动的心率图。

  彼得愣住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嘴唇微抿然后弱弱的开口回句:“Hi……”

  “Okay,我是住你楼上的新舍友。”他笑着介绍自己,看了一眼手表朝彼得摇摇手转身上楼去。





为什么会心跳加速三百六十度?这又不是一见钟情。什么稍微不同!这是超级不同啊。


  彼得经常能碰到哈利,他经常能看见宿舍旁的教学楼操场哈利礼貌的笑着接受其他人派对的邀请,好吧显然哈利属于前者,什么人缘好的我才不知道。彼得也才不想邀请哈利来自己家玩,放弃那些狗屁派对。

  直到有一天大晚上彼得出门丢垃圾,他碰见明显醉的要命的哈利,站在楼道那里扶着栏杆摇摇晃晃笑的像个二百五的傻子一样。他扶着哈利的肩将他带入自己宿舍,给他弄了醒酒汤。好吧一切看上去都挺浪漫的不是吗?醒酒汤的味道他不敢保证,他只知道哈利灌了一大口之后就撑着沙发呕吐在地板上然后还说舒服多了。至少哈利也没有那么完美嘛例如喝酒容易醉。彼得的重大发现。

   然后哈利沉沉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留下彼得帕克一人孤零零地打扫卫生,不时还要管一下哈利睡觉喜欢乱滚的事实。然后打扫完房间后,一个人坐在另一旁的沙发托着腮看着哈利的睡颜。他睡觉时轻微的呼吸声,红润的嘴唇微嘟,彼得帕克都会在心里唾骂自己竟然觉得好可爱。



  最终哈利醒来看见了大型泰迪托着腮睡在他面前,他摸了摸额头还觉得昨晚的宿醉有点痛。所以,是这个彼得帕克帮了自己吗?他真是个好人啊。嘴角微弯,准备起身旁边的泰迪睁开了眼,黑框眼睛也放在了桌子上的另一边,浓厚粘稠的焦糖色眼睛带着一丝刚睡醒的水光。哈利脑子里不禁想,嘿这个彼得帕克长得还不赖嘛。

  “你醒了?……你头还疼吗?”彼得站了起来,替他倒了杯水。
  “谢谢你。”哈利很感谢他。

  其实彼得很想像以前陪梅婶看的八点档肥皂剧里的男主角一样,说一些话能够稳稳牢固抓住对方的心。其实自从看见哈利之后,他所在图书馆里阅览的所有关于理科的书都换成了文科生才爱看的许多名人浪漫的诗籍。格温看见他这个大变化之后,摇摇头啧了几声觉得自己可能没睡醒活在梦里。但他总想有一天有胆量在哈利面前说出来这些话,自己却突然脑子空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真是太糟糕了。哈利拿起了外套再三感谢准备出门,他一紧张咬咬牙忙说等等。哈利一脸茫然的转过身望着他。可是生为理科生的他本身记忆力就没那么好,额额了好几声都在骂自己蠢。能想到王尔德的几句名言也好,泰戈尔的也好,只要是能表达心意就行了。
  但他想不起来,最终只好由心开口。
 



  “我大概可以忍受生来孤寂,倘若不曾未能说过几多俗话予你。像一本费劲气力背下的厚重诗籍突然忘了所有标题,而这件事就毫无意义。”首先这句话前面是真的,他可以忍受生来的孤寂,但不能忍受自己喜欢和哈利在一起。后面的话也是真的,他的确是背了很多诗籍,关键是他突然忘了所有的语句。这些会不会毫无意义?

  哈利愣住了,哈哈笑出声,他眨眨眼点点头说着:“很棒的情话!”

  所以,他这算同意了吗?!不管怎样彼得至少将哈利抱紧紧了,哈利也没有反抗,不是吗?彼得帕克内心狂笑。

超级无聊就改表情包……

emmm……好了好了回学校了,呜呜呜呜希望下一周回来依然有好多粮可以吃。

素质虫绿七连表情包。

里面全是我对虫绿内心深处所有的心情。太太们。。。我。。。。

【虫绿】假如世界离不开emoji。

  😄。。和朋友夜晚聊天时的小互动,麻油想到竟然就这样开启了新世界。我有病吧。。。
😲stop,大家停一下,停一下。纯属娱乐,纯属娱乐。

——————————————
  彼得帕克通常给哈利发的最多的emoji必属😘。

  怎么说,我来打个比方好吗?好。
例一。
  哈利:“彼得,帮我泡杯咖啡好吗?👄☕”
  彼得:“完全ojbk😘”
例二。
  哈利:“彼得,下班后速来接我。😡🚀”
  彼得:“好的。😘”
例三。
  哈利:“彼得,今晚加班我不回来了。😊”
  彼得:“喔。。哦。😘。。。。。。。。↓↑↔↖↙↗↘←→。。💡!😲”



  然而,一般发给格温的通常都是😭。


例一。
  彼得:“😭格温我完了,我打碎了梅婶的镜子!”
  格温:“oh……冷静点小男孩😓,你去帮梅婶道歉然后重新为她买一个吧,相信我她会原谅你的。”

例二。
  彼得:“😭格温我完了,我刚刚在学校里玩滑板被校长看见了!!”
  格温:“God!冷静点😥,你先把滑板拿到我这里替你保管吧。然后校长问你,你就随便应付一下吧。”

例三。
  彼得:“😭😭😭😭😭No!!!!格温,我完了Ahhhhhh!!!!哈利不理我了。!!!!!!”
  格温:“😊您前三分钟已经发过该短信,如果继续刷屏,您的好友格温将会屏蔽你。”



如果是max。。彼得一般。。


例一 。
  max:“挖槽,死白德蛮,你是我的偶像啊!打call🙌”
  彼得:“👦👍我就是我,不一样的coolest。”

例二。
  max:“你就是个骗子Aaaaaaaaa!👊👊👊”
  彼得:“💨💨💨💨💨我跟坏蛋聊8来。”


  哈利一般与菲利希亚的聊天。。😄


例一。
  菲利希亚:“奥斯本先生,您的好友彼得帕克要来见你。👋”
  哈利:“进来吧。😓”

例二。
  菲利希亚:“奥斯本先生,您的好友彼得帕克又来见你了。👋👋”
  哈利:“喊他滚。😡”

例三。
  菲利希亚:“boss!!奥斯本先生,蜘蛛侠闯进了我们的大厦。👋👋👋”
  哈利:“……😄来得正好,炸他!💣”



  彼得与诺曼先生的聊天。。



例一。
  诺曼:“你要多少钱才肯离开我的儿子。🚬💰”
  彼得:“不,先生。。不是,岳父。我是正经的保洁小虫。😲💦【bushi】”

例二。
  诺曼:“开个价吧。🚬💰💰”
  彼得:“不。。我对哈利情深深。。🚶”

例三。
  诺曼:“算我求你了!!!!💎”
  彼得:“。。。。🏃🏃”

 

  以及。




  彼得:“😄👋👌👈💋💗🔞”
  哈利:“????????😄”

【虫绿】我不卖糖我等人(下)

二。

  哈利在城市的一个花园处卖糖,花园的主人将花园拜托给了哈利照看,但是这几天哈利总是愁眉不展,看得彼得直着急。哈利说:“彼得,这几天天气真好。”彼得看了看天,是挺好。阳光照在身上,心也是暖暖的。

  哈利又说:“为什么不下雨,真烦。”彼得糊涂了,这天气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哈利苦着一张脸,撇嘴说:“花园的花都要因为缺水而死了,我该怎么交代。”彼得明白了,原来哈利是想要下雨啊。

  恶魔是会下雨的。彼得出走那天的大雨,就是大恶魔施的法术。彼得去找大恶魔,说还是要长一点点角,学一点法术。

  大恶魔打量了彼得几眼,觉得莫名其妙,但是又看见彼得真诚的双眼,不禁老泪纵横。这个傻子终于开窍了!

  彼得每天吃六顿饭,日夜修炼,很快就长出了小小的角,隐藏在头发下。
  城市的居民也开始觉得莫名其妙,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明明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天气,到了傍晚就会下一场雨。雨势不大,时间也不长,但刚刚好能把人的身上淋湿。

  也只有哈利望着雨笑了起来,说着感谢上帝。
  站在一旁的彼得悄悄小声回答着:“不客气。”

  临近平安夜,彼得又来找哈利玩。

  哈利送给彼得一把糖,晶莹的包装纸涂着一个个小桃心包裹着糖,掌心里也散发着糖果的甜味。彼得没有接。

  哈利哼了一声:“你是觉得我的糖不好吃吗?怎么可能呀,我的糖果很好吃,很甜的。我保证你吃了一颗就会上瘾……”

  彼得看见哈利嘟嚷着,软嫩的白脸染上了一束阳光,愣了好一会才说:“不是,我没有钱给你。”

  哈利一听就笑出声来了:“没有钱就欠着啊,这城市里几乎所有人都吃过我卖的糖,你怎么能没有?”

  彼得犹豫再三最终只好收下,想着一定要早点把欠的钱还给哈利。可还没有等到彼得琢磨出人类的生财之道,哈利突然要搬走了。
  其实也不算突然,这半个月以来,城市里陆陆续续搬走了好多人。哈利的父亲早就想搬了,却依着哈利又多留了好几日。

  彼得问哈利为什么要搬走,哈利不知道说什么,可爱的脸皱着,说:“战争就要来到这个城市了,受苦的还是人民,没有人愿意在战火下多生存一天。”

  彼得又问什么是战争,哈利说:“战争就是再也不会有人有心情来买我的糖了。”


  哈利搬走了。哈利想让彼得和他一起搬走,彼得没有答应,大恶魔还在城市远处恶魔谷里呢。
  平安夜,彼得偷偷来到了城市里。以前这里繁荣的街道上处处都是人们的欢声笑语,如今只剩下几盏橙黄色的路灯还孤独的树立在那,照着。

  彼得想哈利了。也许欠下的钱可以不用钱还。


  圣诞节,枪声响起,军队交战。战不过半日,突然天空电闪雷鸣,暴雨从天而降。雨水猛烈地砸在地上,士兵寸步难行。队伍们的视线都被大雨模糊,以至于根本分不清敌我,一通乱杀,双方死伤无数。

  这样,两国也只好收兵。奇怪的是,一不打仗,雨也跟着停了。等到大家养精蓄锐好,再次开战时,暴雨又来了。来来往往数回,双方都觉得是上帝的意思,于是签下停战协议,仓促地结束了这场战争。

  原先搬走的居民又回来居住,大家都说,感谢上帝。

  哈利也回到了花园卖糖,可是等了好久都不见彼得。对于战争的怪事,哈利也觉得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熟悉。

  有人来买糖。

  “有没有巧克力糖?”
  “没有。”
  “有没有太妃糖?”
  “没有。”
  “有没有花生糖?”
  “没有。”

  来的人很生气:“怎么什么都没有,你到底还卖不卖糖了?”

  哈利转过头看了一眼远方的道路,摇摇头悠悠地说道:“我不卖糖,我等人。”

【虫绿】我不卖糖我等人。(上)

恶魔荷兰虫x人类哈利绿

 一。

  大恶魔总是对彼得帕克小恶魔说,你要多吃点,要好好练习法术,要不然长不出角出来。一开始所有都是苦口婆心,最后硬是强逼。可不管恶魔们什么态度,彼得仍然我行我素。

  彼得不明白昂,为什么恶魔们都想长角,练法术都是为了长角。恶魔们觉得彼得不学无数极不耐烦的说,没有角就不能施法,不能施法就会被欺负。他怎么可以问这种蠢问题!

  恶魔谷的其他恶魔们也对他指指点点。

  “你看你看!那个恶魔没有角,一定是个大蠢蛋!”

  “什么?!没长角的恶魔还是恶魔吗?我们恶魔不要面子的啊!”

  “没长角,孤立你!上厕所,不带你!”

  彼得走过之处总会响起这些声音,不过他才不会在意这些流言蜚语。那些恶魔才是大蠢蛋呢,他和那群妖艳贱货不一样,他的心里住了一个小天使。

  头上要是长角了,小天使会吓坏的。





    彼得与小天使相识与一场大雨。

  那日彼得与大恶魔吵了一架,为了一天要吃几顿饭的问题。大恶魔说五,彼得坚持说三。

  “那你滚去城市与那群一日三餐的人类过日子吧!”

  “去就去!”

  一出恶魔谷的结界,就下起了大雨。阴沉沉的乌云翻滚着遮住了半边天,闪电在乌云腹中若隐若现。雷声炸裂耳膜,彼得觉得这次出走轰轰烈烈。

  可彼得也伤心难过呀,没有人懂他,连最疼爱他的大恶魔也不。他不开心,心情比天空还要灰暗。

  突然彼得听见雨打在伞上的声音。他抹了抹满脸的雨水,抬头是蓝色的天,身边有海上白崖的声音。

   “下雨天怎么还不回家呢?”陌生的善意总是直击灵魂。

  彼得十分动容,他觉得来的一定是一个小天使,即使小天使接下来说的是:“要吃糖吗?一美元一粒。不吃亏哦。”

  可这有什么,小天使也是要生活的。

  小天使说:  “你叫什么名字?”

  “彼得帕克。”彼得立马给出回答,他眨巴着看着旁边的男孩嚼着蓝莓味的泡泡糖,金色的头发有些长差点遮住男孩灰蓝色的眼睛。

  “我是哈利奥斯本,咱们算是认识了。”男孩吹了个泡泡,然后咬破了朝彼得嘻嘻笑。而彼得心里生出异样的感觉,好像有什么要飞出来了。

  彼得以前也问过大恶魔什么是幸福,大恶魔说:“幸福就是别的恶魔有的,你也有。”彼得当时不这么觉得,别的恶魔的东西有什么好。大恶魔摆摆手:“我和你没法聊。”

  可是现在彼得知道了。明明幸福是比任何糖果还要甜啊。或许这份幸福微不足道,可他独一无二。

  于是彼得高高兴兴回去了。

  存1下,有人看我就m。。。等等应该没有人看这个梗的。我跟朋友突然半夜脑子里一阵热风呼噜吹过突发奇想。讽刺一下最近看到的一些拿着这种文风,还能被夸写的好看的一群嘻哈文风。我只想66666666666

  最后吐槽自己。别人都在认真写文,认真想肉梗,而你在这里不三不四打嘻哈。

  不管了,假如我写了有人看么呢?

【虫绿】所谓英雄。

二战向。

――

  二战时期,战争炮火响彻云霄。灰土一片,杀戳、掠夺,死亡的空气蔓延整个地区。 残云卷过染上赤绯的天空,远处火光一现呜呜震裂耳膜,硝烟直上,热浪滚滚扩开去。彼得帕克在坍塌起火的房屋中,被浓烈的火药气息呛得发呕,最终总算看见队友的呼救声连忙跑去。

  队友的腿已经被轰炸机丢下炸下房屋的石块砸的血肉模糊,彼得倒吸一口冷气,手指不顾石头摩擦在指腹划拉出一道道口子不停扒拉着石块,队友疼痛和虚脱侵蚀身体。最终彼得喘着气将队友腿上剩余的石粒清理好,才将他拖着放在安全的地带。

  是战争。彼得在刺眼的光中唯一能够看见的是轰炸机在天空中翱翔,听见的只是战火下平民的哭泣,渐渐悄无声息着看着他们堆积成尸骸。

  他用手背擦了额头的汗,靠在房屋坍塌的废墟后稍作休息。“嘿,彼得。谢天谢地你还活着。”是哈利沙哑的声音,他在彼得身边坐下,鲜血流在脸上金发也粘在了凝固的血块上,军衣上也是泥土和血液混合的痕迹。

  “老天,幸好你也还活着。”彼得帕克清了清嗓,却是刺痛刺痛的也就作罢。哈利奥斯本不经意地擦过脸上的血说道:“是的,刚刚我差点就被那群该死的法西斯抓住了,还好我机灵躺在地上装死人。他们还在打,来不及管我是死是活,运气不算太差。”

 

  彼得帕克清楚的记得,他第一天看见哈利奥斯本的时候也就差不多大,14岁。那时他因为家乡穷苦饿死了太多人才走上了当兵的路,而哈利奥斯本家里本来富有却因为战争的大火变得一无所有,也来到军营里。

  记得哈利奥斯本第一句跟他说的话是:“希望你是一个机灵的队友,不会因为太愚蠢早死在战场上。”少年太过干净清秀,伸出手也有少爷风范的优雅气质。彼得帕克当时比较内向不知道到底要不要握住那只手,但他犹豫了很久,哈利奥斯本也很尴尬收回了手。

  如果说彼得帕克来战场上是不得已的求生,那么哈利奥斯本来战场上就是求死。

  其实彼得帕克那时就明白,哈利本就不该来战场上的。他的叔叔是军营当时的上将,叔叔对他就当亲儿子一样,在叔叔家里他就不可为吃喝发愁。是他自己要来的,大家训练时哈利奥斯本都相当努力,他瘦小清秀偏偏就愿意当兵。问为什么?休息时间他总会笑嘻嘻在彼得帕克面前说:“我们当了兵那就是英雄了,人民们都会崇拜我们的影子,赞扬我们的精神。”

  彼得帕克想说多俗,但是他看见少年的眼睛亮亮的一时间也就憋住了。

  彼得帕克有时也不免受到欺负,因为他内向的性格经常会被队友们欺负,反而闷不吭声。瘦小的哈利奥斯本都会从人群里挤出来,挡在彼得帕克的面前,嚷嚷说:“欺负队友算什么?到了战场上打敌人才是真本事。”人们最终发着嘘声离开了,也不再欺负彼得。一是有的或许真的听了哈利的话。二是有的已满十八岁已经穿上了军装不再训练步入了战场。

  那时哈利就会羡慕的望着他们穿着军装去向了战场,然后转头感慨道:“我也好想穿上军装,立即去战场。”

  “很快了。”彼得也看着那群人,但是不同的是彼得看见他们去的路是地狱、是死亡。

  渐渐的,他们也到了十八岁。彼得帕克急忙地穿好军衣,接着他们第一次踏入战场,所有的幻想都渺茫。俩人第一次看见死人不免腿软,彼得帕克本来打过最坏的打算,但是战场上是比地狱还可怖的地方,前面一波的队友倒下,后面一波就要踩着他们的尸骸继续前进。

  这一仗回来,彼得帕克看着以前熟悉的队友好多都不在了,心酸的感觉一涌上。哈利奥斯本也躺在帐篷里背对着彼得,身体在微微颤抖,他在哭。

  彼得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拍了拍哈利奥斯本的背,一句话也说不出。

 
  “我们快把希德给带到救援地带,然后点燃信号弹让他们去救在救援地带的人!”哈利觉得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彼得跟着哈利小心走出去,火药味和血腥味融合在一起,他已经在这个战场上待了两年却仍会被这种味道冲得发呕。但是到了目的地,希德已经流血过多死去。

  风都变得寂静,接着哈利说想要将希德埋葬。彼得没办法只能说时间很紧迫。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彼得还是被法西斯发现,那时他冲忙的想要去发射信号让军队来救援,却在发射信号的那一刻被法西斯逮了个正着。他向后退着,那群法西斯朝他步步走来。

  可他,无路可退了啊。身后是人民,要让他怎么继续退。他咬牙,一时间突然念想在这里死了其实也挺好,让自己的血骨挥洒在这片土地与队友们交合。就像哈利说的一样,“看吧,我们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就承认了想做英雄。”

  但是他没有死,他看见哈利拿着枪与法西斯拼命嘶吼着喊彼得帕克快离开快去发射信号弹!彼得帕克愣了,他快速地奔跑身后是无数发枪开膛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开枪声,每一发子弹彼得帕克的身体都颤抖了一下。他也不敢回头看,但眼泪却大颗大颗落下来,这是他待在军营这些年第一次哭泣,他曾经暗自发誓自己是个军人了就不应该流泪,最终坚强的盔甲被卸去,他跑了很久很久才在一个隐蔽的地方擦了眼泪,用颤抖的手点燃了信号弹发射了天空,落下的星星点点,他捂着嘴大哭了起来。


  这已经是二战结束很多年了,彼得帕克老了,他迎娶了一个很漂亮的妻子有三个可爱的孩子然后又有了几个可爱的孙子。应该是幸福美满的,要说他人生两大憾事都是关于哈利奥斯本的,第一,他们初见的时候他没有握住那只手。第二,他没有亲自将他的尸体带回来埋葬。

  一天下午,他穿上了以前的军服,虽然不像以前那么合身,哈利总会气着大骂为什么这个人穿军服就是比我好看。他颤巍巍地走去公园散步,坐在椅子上休息一会儿。一群可爱的孩子朝他冲过来,一个小女孩摘了花朵送给了他,并请求要他别在胸口前。其中还有一个小男孩,他有熟悉的金发,眼睛亮亮的,对彼得喊道:“你是英雄!你和那些士兵都是我们的英雄。”

  彼得帕克笑了笑说道:“不,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

  小男孩愣住了,笑嘻嘻地举起手给他敬了个礼。

  那眉眼像极了当初的那个金发少年。

【虫绿】售卖记忆。

皮特帕克第一人称。

——————————————
  当我望着乖张的天,有一块小小的白云在窗外湛蓝的天空稍作唯一的停留,洁白无暇的云干净得让我难过。这是我醒来的第三天。

  在这之前,我凭空记不起太多事情,使我恐慌。梅姨告诉我,是我前任的对象与我大吵一架,最终实在是容忍不了对方,签下了新推出的一种高价回收记忆的服务合同。希望卖掉了脑子里有关对方的所有回忆,但愿从此形同陌路。

  但我依旧心酸与疲惫充斥脑类,感觉爱就是一件太过痛苦的事情。如果说非要最后卖掉回忆然后才能忘记,我或许宁可不愿再爱。

  但这只是一时间的话,很快的,我在咖啡馆里新结识了一个金发少年。第一眼,他灰蓝色的眼睛如同深不见底的大海,立即填满了我荒芜的心。用哪个词来比喻比较好?对,一见钟情。他对上我的视线,勾起嘴角朝我一笑,混沌的宇宙中突然劈进来一束耀眼的光。好在我也着装得体,鼓起勇气走上前去与他打了招呼。

  要我说,爱情应该是爱上另一个人了以后才会知道,原来的记忆根本到底在意不在意。我与哈利奥斯本很快坠入了爱河,多荒唐。我已经准备好所有一切,带他去见我的好朋友格温。

  我开口介绍着哈利,格温诧异了一下又转瞬即逝双手合十说声:“恭喜!”比我以前送她生日礼物包包的时候还诚恳的一句话。

  到离开时,哈利去了洗手间,我和格温坐在沙发上闲聊了起来。

  “其实…”格温开了口。

 
  “嗯?”

  接着格温的话灌入我脑内或是风声呼啸,细碎的尘埃被卷走,她说,

  “唉?说真的,你俩个人真无聊。不是前一个月刚分吗?不过,你们俩个能和好。真好。”

  我愣住了。
  然后我望着从洗手间出来的哈利,我止不住的颤抖,最终好像用了全身的力气,小声说了一句。

  真好。

【虫绿】再度推敲 。

  ——命运叫我跌跌撞撞孑然前行,就不必为我映一丝深沉暗里的光亮,一丁点的烫度,也足以将我整个儿囫囵烧掉。

   如果救人方式换一个,格温还会死吗?如果我再快一秒,格温还会离开吗?彼得帕克就想过,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哈利奥斯本刚刚回国。时间重置了,多么令人不敢相信。

  没有格温的死去,哈利也没有与自己反目成仇。一切的一切,让自己一时却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打算先去找哈利谈一谈,想努力改变那个结局,想救回那个女孩。

  就如以前一样,他在门边等哈利,哈利赶到从复古的楼阶上望着他,他转身欲离开,而哈利又带着笑意走下楼抱住他。“Good friend.”经不起一切推敲。

  “我只是来看看你,这些年怎么样了。”彼得帕克与他并肩走在一起,他侧过头看着少年诉说,带着笑意没有一丝的杀戳的感觉,长长的睫毛上有一根细小的倒睫,随着他的眼睛的眨动而晃悠。而他灰蓝色的眼睛,像深不见底的海洋。

  “那你呢,你有女朋友了吗?”一时间将彼得帕克从失神中拽出来。

  他想了一会不知道怎么说,最后也只好开口,化成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没有拖沓:“没有。”哈利愣了愣,最后竟笑了出声,对他说:“哈,不行啊你。”

  “真希望我们能将时间停留在于此,就不必去想接下来的事。”彼得帕克望着太阳落下在天空留下的橘黄色,望着身边的少年朝他毫无遮拦的大笑,惶惶地想忍不住说了出口。

  哈利一听,哈哈大笑着说:“为什么不呢?”为什么不呢?为什么自己抓不住眼前的人呢?彼得帕克凝视着哈利,脑子里想起绿魔用极其刺耳难听的笑声扑向他,而他也无能为力跟绿魔扭打在一起。我真的不想与他为敌啊。彼得帕克摇摇头苦笑了一声,似感慨。

  后来他也明白下一次相见是因为什么,蜘蛛侠的血液。当他再次走进奥斯本大厦里,看见哈利靠在椅子上,一如当初慵懒的样子。

  “我需要蜘蛛侠的血,帮帮我,彼得。”
  “哈利,我就是蜘蛛侠。”

  没有迟疑的开口,他看见哈利明显的惊讶,后来又不停的压抑住自己的情绪。手按在桌子上,对彼得说:“我需要你的血。”

  彼得点点头,靠近哈利奥斯本,手指轻轻拂过他脖颈上的那块绿斑,叹了口气道:“疼吗?”

  “这就像个梦。”哈利奥斯本摇摇头说着,彼得帕克不知道怎么接嘴。

  “你不应该帮我的,你应该转身就走没有回头。你应该对我撒谎你不是蜘蛛侠,你应该与我拳脚相向,不是吗?”哈利奥斯本苦笑了一声看着彼得帕克,彼得才发现哈利或许也回到了过去。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静谧许久后,他有些累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哈利,所以我做英雄真的很失败的。”

  “我其实一直努力着回避自己想告诉自己的这句话,甚至自我安慰。嘿,英雄你看开点,你至少救了绝大部分的人啊。但我仍旧会失落。那少部分的人呢?”彼得帕克无奈的笑了笑,他根本救不了那少部分的人啊。“我拼死拼活去救他们,抵挡的住枪林弹雨,我承认我抵挡不住他们诋毁我的名誉。为什么我要拯救这个黑白不分的世界?因为我是英雄。”

  只有这个原因,因为我是英雄。是名词,意思含义 全都是理所应当去救人。

  哈利奥斯本没有说话,只是倾听。他垂下了眼,不作声。

  “因为这就是我的命运吧,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彼得帕克深吸一口气,“哈利,对不起。但是我真的想要更改你的命运。”
 

……

  彼得帕克真的救到了哈利奥斯本,他要哈利奥斯本确保没有副作用万无一失的情况下才可以注射血液,惊奇的是的确做到了,这种遗传病在哈利奥斯本上竟然康复。在此之间彼得帕克问过哈利奥斯本一个问题:“那奥斯本那群人你要怎么办?”

  “活下去了就好立敌相争啦,现在我想保护好我身边所有属于我自己的东西。”哈利是这么回答的。

  但是蜘蛛侠死了。

  “我现在才发现,那时我救人的方法实在是太蠢,蜘蛛丝或许会断又会扯断她的骨头。”那是犀牛怪大战时期,导弹发射轰塌了奥斯本的整栋大楼,哈利奥斯本重心不稳在高楼中坠落的前一秒听见熟悉的人随着风的气息的声音。

  他看见蜘蛛侠用蛛丝在高楼两端固定,然后向后退,再冲刺,像他们儿时玩的弹弓一样,他松断蜘蛛丝扑向哈利,将哈利抱在胸前,自己垫在哈利身后。

  “一个错误,我会犯两次你就会骂我傻了,我说过我要更改你的命运。”哈利好像在坠落慌乱之际,听见了彼得帕克的声音,那人把他抱的很紧。

  在最后一秒,他用蜘蛛丝将坠落的玻璃扫开,自己坠落在了高楼之下。来救人的警察看见的是这样的场景,蜘蛛侠用双手护住了奥斯本总裁的头,将他的身躯拥入怀间。

  奥斯本总裁没事,只是英雄死了。

  “可我觉得你还是好傻啊,你当时都已经抱住我了难道不会搂着我,挂着旁边的物体荡着蜘蛛丝出来吗?”年轻的总裁望着墓碑自言自语道。

  “算了,慌忙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如果重头开始推敲一万遍,你也会选择这道路吗?嘿,英雄看开点。至少被你救的人,已经把你记在心里一辈子了。如你所愿,格温去了英国。。。”少年顿了顿站起来,想到什么轻轻吻上墓碑的遗照,那是一个笑容极其开朗的男生。

  少年转过身,理理大衣准备离开。““明天见。”

  有风的气息伴随着脑海穿梭的声音。

  “我说过我要更改你的命运。”
  ……
  “可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