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打游戏。

“抒情诗不该在日光下读,它只合献给夜晚的烛灯。”


他语调懒散,携了点轻蔑在耳边一同落下,腰间的佩剑与绸锦摩挲,随着步伐哐当作响。他的悬赏令还贴在港口酒馆外的墙壁上接受日晒雨淋的洗礼,本人却在阿诺河畔对着一个诗人指手画脚。把目光从诗集上移向他于我都是种时间的浪费,与那双鹰隼般的瞳眸相撞只会徒增愤懑。

金钱似乎是一个没法避免的话题。纽约的房租几乎能占开支的一半以上:单间最差八百,稍微好一点的一千出头,生活质量说得过去的就得一千五左右,豪华级别的就要两千五百刀。不过一千五的房子就是比一千三的要好,再补三百块你还能在屋里拥有洗衣烘干机,不用拎着脏衣篮到马路对面转悠半天找洗衣店。虽说事实如此但一分钱一分货的原则在这里还是太过赤裸:在酒吧啤酒六刀一瓶,鸡尾酒十四刀一杯,下个馆子三十刀就灰飞烟灭。唉,在纽约活得舒服点还真需要精打细算。

说实话,我对纽约地铁很难做出一个客观的评价。众所周知,地铁站里墙上的霉斑和熏人的气味难以忍受,更别提还有挤作一团的瘾君子们和大摇大摆走进洞里的老鼠:但我上班就得靠这张

【虫绿】彼得帕克的绝密日记

彼得第一人称,日记体。

8012(?).xx.xx 心情::/

当一大早上哈利就准备带我去中央公园晨跑时,我第一反应是从床上爬起来翻找日历:今天是不是愚人节?哈利因为我的举动,哼了一声。紧接着短暂的沉默爆发出来的是他的咆哮:拜托,彼得帕克,支持一下我的健身计划!

我对于哈利健身的决心是百分之百的相信,他对于自己的饮食习惯丝毫不以为意:虽说整天吃的还是很健康的,但是零食最近却在超标,今天中午的甜甜圈,再是昨天好吃的芝士蛋糕?大饱口福的同时的体重也在上升,但其实也看不出胖了多少。而我们的哈利却十分用心地在我的笔记本上红笔重点标注的“健身计划开启!”(嘿,这是我的笔记本!好吧,其实这不要紧。)...

嗨,格温。嘿,你会不会嫌我这个开场白老套了?事实上是,我脑子想了无数个酷毙了的开场白(可最后却只能化为短短几个词。)四月份的时候,我救了一个邻居家的小男孩,他到我的腰那么高了,我认为和一个天真的小孩搞好关系很容易,我朝他招手,但是他没有理我,也没有大喊你是我的英雄。却晃着头发绕路跑开了,留下一只会嘎嘎叫的玩具小鸭,这只小鸭差点杀了我,因为我踩着它滑出去大概五十厘米。(希望你不会觉得,我是个傻蛋。毕竟那个小鸭子确实吓到了伟大的蜘蛛侠先生!但很显然英雄想办法克服了这个大灾难。)我连忙喷射蛛丝挂上旁边的小树。(我敢打赌小孩子肯定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也是最可怕的……)

在决定帮May修剪院子里的玫瑰花...

骑士先生

这不是一座让人能够心生快乐的城市,战争以及连绵不断的灾难让它变的冰冷而坚硬,厚重的铅灰色云层积压着半个世纪之久的暴雨倾盆而下,在柔软的土地上留下凹陷的水坑,市民大多缄默严肃,他们在下着雨的黄昏打开楼阁的窗子往外看,透亮的水珠飘摇进远处燃烧出火焰的地平线。这像是人类最后的一缕光芒,世界末日的景象。

我为他们打赢了这场旷世持久的战役,曾将第一朵带着露水的玫瑰插进荒芜干涩的大地,用带血的刀刃祭奠飘散的亡灵,罪恶能够成为永恒,但美好的事物总是被转瞬即忘,人们不再需要一个英雄,但我仍固执的称自己是最后的骑士,我说我的灵魂足够丰盈,所有的不幸都无法进入我的灵魂之门,我听不见,也看不到,将始终握紧手中冰冷...

我看见潘帕斯的雄鹰被折断翅膀,
我看见站在球场上的王放下皇冠。

【虫绿】英雄or怪物03

前文戳头像么么哒。
温柔好脾气的怪物先生荷兰虫x坏脾气不耐烦又马虎的英雄先生涵涵绿。

————————————

圣诞节到了,城市里下了一场始料未及的大雪,之前还阳光有些温暖。彼得望天,天上空荡荡的再无像棉花糖一样的白云,他舔舔嘴唇刚想着完成了任务接下来应该去找个地方犒劳一下自己啦。走在街上突然想起英雄先生留的话,笑的合不拢嘴。

昨天平安夜。
他不知道应该给英雄先生说什么?嗨?你好?平安夜快乐!以及,圣诞节快乐!不,不行这样太普通不是嘛!他不知道怎么办,挠挠头坐在墙根好一会儿,最终太阳都快落山了自己都快靠着墙睡着了。撇撇嘴扬笔摇摇晃晃落下:“英雄  先生 ,平安夜快乐,明天圣诞节我会...

(虫绿)英雄or怪物?(02)

前文戳头像,么么哒。

温柔好脾气好心怪物先生荷兰虫x骂骂咧咧马虎又暴躁的英雄先生涵涵绿。

————————————————
曙光懒懒地廊清晨城市上空的那个时分。城市的天空上腾起一团团的雾,但这雾却从不跨越桥栏。是乖张的天,总有鸟落入云的脊梁,下坠到深渊,深渊的底部,是粉色,像你翘起的嘴角。

怪物帕克先生最近心情不好呢,以前明明就着城市的景色就能吃两大块布朗尼蛋糕。他拖着腮哀愁地想着,他虽然的确在城市里搞了许多破坏,但没有伤过一个人啊!他望着屏幕里转换播放自己的新闻,主持人装腔作势着搬弄着:“怪物以后可能会摧毁整个城市!杀死我们所有人!谁来救救我们!……”他委屈极了。

虽然这么说,但是他是...

【虫绿】英雄or怪物?(01)

只有白天才会苏醒的怪物荷兰x只有黑夜才会存在的英雄涵涵。
就,就这样交换了设定啊。甜,甜。
温柔好脾气的怪物先生,骂骂咧咧马虎又暴躁的英雄先生。
————————————————————

这个城市的清晨。新出的朝阳铺在长长的柏油干路,点燃了它的色彩。一丝丝浮云被蒸发开去,天的边际升腾起雾气,更像一个椭圆的世界。清新的阳光映照每个人发光的脸上,来往的车辆驰骋出未知的幻想,但在下一刻温柔好脾气的怪物先生就会摧毁一个大厦。 

怪物帕克先生其实并不想每天摧毁一个大厦的,但是这好像是做怪物的基本法则,他也只好先通知居民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然后速度摧毁完就坐在广场不远隐蔽处,然后摇腿甩着尾巴咕噜着望着广场...

1 / 2

© 困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