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瞒你说……连这37个粉丝都是
花了200万买来的僵尸粉。(虚弱)

【虫绿】卖星辰的引路人。

荷兰虫纤尘不染的流浪灵魂x涵涵绿卖星辰的引路者。

(๑•̀ᄇ•́)و ✧ 我又开始OOC了。。
——————————————————

  行路不难,难在于应对进退而不是其中。

  彼得帕克醒来时,什么也不记得。眼前只有黑漆漆的道路,没有记忆的感觉真的很迷茫,一个人要怎么才能在无边无际黑暗的路边中飘荡多久。他叹了口气,继续前行总比停止不前好吧。

  他迈着步子继续向前,明明夜晚的风只是微风却似刀尖狠狠刮着他的脸,他只得吞口唾沫继续前进。直到真的走不动了,他蹲在地上看着前面。没有光明,没有其他的人,什么都没有。一瞬间的失望,他有些放弃了蜷在黑暗的角落,无助的,唇间细碎溢出小鹿的呜咽。

  突然一个抱着装满星星水晶瓶的少年走在他面前,望着他,白了眼皱着眉看着他,小声说了一句:“真是没用啊。”

  彼得帕克睁着双眼仔细的打量着他,那是极其清秀的少年,如灰蓝色深海的双眼,抱着装满星星的水晶瓶将栗金色的头发照的格外显眼,刘海被微风吹拂起来,

    “看什么,再看把眼睛给挖出来。”少年不满地说,看着他又说“你要不要买星星?”
  彼得帕克愣住,摇摇头说道:“但是……我没有钱。”少年沉默,眼睛里流露出没钱就滚的怒气。彼得一愣,然后回应了少年一个贫穷的微笑。。。

  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

  “我说……你能不能别跟着我。”少年无奈地说,彼得帕克已经跟着他很多天了,每天都会提一些傻乎乎的问题。“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彼得帕克,呃除了这个名字其他我什么也不记得。”“哈利,前面的路还是黑暗的吗?”“为什么我只看得见你,其他人呢?”“你卖这些星星可以得钱,那你要钱干什么呢?你很穷吗?”

  。。。。。。
  哈利奥斯本面带笑容着说:“滚。”

  “所以说,哈利我们为什么在这里?”彼得帕克问,他坐在黑暗的道路上看着哈利奥斯本。而哈利奥斯本在嘟囔着水晶瓶里的星星什么时候才能卖完 ,听到彼得抬起头想了一会犹豫的说着:“你已经死了,所以你必须走完这条路,要不然你的灵魂会在这个世界一直飘荡。而我是个引路人,严格来说我会带着星星找死人的灵魂进行交易。星星可以让灵魂在这一路上有光芒,也不会再害怕。”

  “那你孤独吗?”他听见彼得帕克问了这个问题。

  “……你这问题出乎意料的蠢,我们小仙男是不会孤独的。”哈利笑出了声,是这样可怕的地方,笑声在黑夜里飘荡,寂静的,让人想哭;孤独的,让人害怕。这样的少年,一直都在这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你别跟着我了,往前继续走吧,你会看见光明的。”彼得帕克已经跟着哈利很多天了,哈利真心心累,这人是什么品种怎么这么绵,他一度怀疑身边的人有多动症,每一刻都有说不完的话。

  彼得睁大的眼里流露出困惑,又果断的说:“不想走。”他真心想死缠烂打在哈利身边,他有继续向前走的勇气,可是他没有放弃这个少年的心。

  哈利奥斯本认为他是害怕了黑夜,叹了口气从水晶瓶中倒出了一颗星星递给了彼得帕克。彼得帕克对他这个举动更加疑惑。“走吧,有了这颗星星前方的路没那么可怕。”

  哈利奥斯本还在懊恼着这个星星,大声逼逼着:“快走,要不然我后悔了怎么办。”尼玛,神经病啊,3344886。

  彼得撇了嘴认真的衡量,在他眼中哈利奥斯本的衬衫上有闪耀明媚的阳光,他棕色的眼睛,尽是对眼前少年的爱慕。他轻轻把星星放在哈利头上说着:“你就是我的星星。”

  哈利奥斯本忍住怒气说着:“不应当,我只是个卖星星的引路人,求你快走。”彼得 ·强撩无果·伤心jpg.·帕克。

  “你去过那里吗?就是走出去。”彼得帕克问。

  “我不知道,我由黑暗而生,没有去过那种地方,也不敢去啊。”哈利奥斯本躺在地上说着,彼得帕克反而摇摇头说:“你没去过,所以你不该这么说。”他说完更加确信,牵起哈利的手,将他拉起身,认真的说:“我们一起走出去吧。”

  哈利奥斯本保证,这是他这辈子听过最该死的浪漫话,一起走出黑暗扑向光明,一起抛弃恐惧抵达希望的彼岸。原来,一直在害怕的人不是彼得帕克,是他自己,他又开始犹豫。

  “哈利。”彼得帕克说,“那个地方肯定很美。”他坚定极了,虽然他没有任何记忆,但是他相信能带着真正的星星离开这里,那个地方尽管不怎么样,有了某些人的存在,不怎么样也能变得美丽。他牵着哈利向前跑了起来,风掠起他的头发,牵着哈利的手死死的松不开。

  “该死的,我一直都想说,你一直都是自信过头了。”哈利奥斯本被他牵着跟在后面,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但是他还是乐意……或许,他可以离开呢,他已经厌倦了这里了。

  彼得帕克带着他跑了很久,腿酸的要命,但是他还是想带着哈利奔跑,真的兴奋的要命,他咧开嘴笑了。傻气。哈利是这么想的,但内心也忍不住憧憬,他能出去吧。

  突然有光射在他们身上,彼得帕克欢呼,哈利很疼却也忍不住笑了出声,他不在乎。他看着彼得帕克身影不见了,牵着的手也松开了,他躺在地上吃痛着呼吸,想笑,他这么想,或许我本就是生在光里的,光没有能力拒绝我,从来都没有。他笑出了声说:“该死的,真的很痛啊。”




彼得帕克睁开了眼睛,他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引路人。他大概还在我所不知的那个地方,留给我一个失落落的背影。他没有给我告别,我权当做他把星星卖完了,总算走出了那个不快乐的世界吧。彼得帕克这么想,又或许是梦,低下了头小声啜泣。

只是不知道口袋里还有着散发光芒的星星。

评论(5)
热度(48)

© 此时一个全都没写路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