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打游戏。

【虫绿】Flameout.(01)


鲜血侵染了这片土地,嗅到的只是死亡的气息,在鼻腔里散发着一阵苦涩。彼得帕克刚刚才从战场上回来,伤口不断冒出的血液浸湿盔甲,脸上的灰尘与额头上凝固的血块混为一体。站在宫殿王座上的男人,精致的面庞、白暂剔透的皮肤,眼神却冰冷的出奇。当他望下彼得的时候才有了一丝温度。

  “皇冠。”他开口着,灰蓝色的眼睛微眯停留在彼得手上沾满自己鲜血的皇冠。彼得不由的握紧了手中的皇冠,边缘尖锐的角将他的手掌磕的生疼。男人见他不为所动,便朝他走来。鲜红色缎袍披在身上,宫殿墙壁辉煌反射下的光落了他满肩,唇角微微勾起,直到自己的眼睛与彼得对视。


他躲过了战乱的烟尘,因为他满身的火。


很久以前,彼得也仔细的打量过哈利的眼睛。

南迁的太阳待北方严寒过后又蹑手蹑脚地绕了回来,流金的阳光从天井上倾斜滑下,欢快地跌在华丽的宫殿上。彼得的记忆定格在儿时哈利忧伤的眼瞳,花园略张望初见,鬼使神差地步履,在擦身而过时同时回顾。他蓝色的眸子里的海水霎时决堤,双目成为疏通彼此的湖泽,它们注入彼得心头,面对这个小王子的目光,向前。

  “你好,我是彼得帕克。”那时彼得来到皇宫,只是因为父亲是臣子跑来玩的而已。盯着哈利的眼睛,心想着这个人真好看。

  “你是来保护我的吗?”小王子的眼睛潮水立马拍打在彼得心头的礁石上,笑的眉眼弯弯。

  “嗯……”他当时没有想到,这声随便脱口而出的应声,却让他待在了这个宫殿里十几年。



他和哈利的关系越来越好,哈利夜晚偷偷带着他爬楼到宫殿最顶层看夜空。一时间扑入眼前的美景,彼得脑海定格在这一瞬间。

哈利扑闪着眼睛说他有两个愿望,一个愿望是想让王国的国民过上好日子,另一个愿望是帮彼得找到一个喜欢的人过上幸福美满的日子。

彼得听得心底有一丝甜意泛开,在心里偷偷的说,他没有权利,所以只要一个愿望,就是能够保护哈利就好了。



直到有一年战争,哈利的父亲前任国王诺曼在那场战争中受重伤,哈利眼里亮起的光熄灭,彼得觉得像星星陨落。哈利轻微颤抖的肩膀,证明他无法不难过。

评论(5)
热度(12)

© 困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