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打游戏。

【虫绿】彼得帕克的绝密日记

彼得第一人称,日记体。

8012(?).xx.xx 心情::/

当一大早上哈利就准备带我去中央公园晨跑时,我第一反应是从床上爬起来翻找日历:今天是不是愚人节?哈利因为我的举动,哼了一声。紧接着短暂的沉默爆发出来的是他的咆哮:拜托,彼得帕克,支持一下我的健身计划!

我对于哈利健身的决心是百分之百的相信,他对于自己的饮食习惯丝毫不以为意:虽说整天吃的还是很健康的,但是零食最近却在超标,今天中午的甜甜圈,再是昨天好吃的芝士蛋糕?大饱口福的同时的体重也在上升,但其实也看不出胖了多少。而我们的哈利却十分用心地在我的笔记本上红笔重点标注的“健身计划开启!”(嘿,这是我的笔记本!好吧,其实这不要紧。)

这可连累了我,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拉我起来晨跑。好不容易两个人休息!好不容易可以睡懒觉!好不容易……等等我还有什么理由。万般不情愿的同时,而对方是这么解释的。“亲爱的,还记得好几年前你还是一副小身板瘦弱的样子,明眼的人都能看出你近年透过衣服隐隐约约的肌肉!这太过分了,这是个背叛(?)。”他戳了戳我的肩膀,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不陪我我就把你的糗照当做自己facebook的个人主页背景。

我的天啊。我只好认命出来跟着他晨跑。

他凶神恶煞肯定是装出来的,既然对象有锻炼身体的想法,我当然会全力支持。他比我先起身说在楼下等我,我慢慢地洗漱完下楼。从他路边停着的跑车,噢……车屁股上还有个蜘蛛侠的车贴旁边挤过去。刚来得及和他说一声早上好就收到了一个自信满满的微笑,看样子我们的美利坚超级英雄(的对象)对自己的健身计划超有信心,我从背包里掏出来个牛皮纸袋:试试三明治和沙拉,低热量午餐!

我告诉他我做的全麦面包和生菜叶绝对能给他的胃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因为其实我很少下厨。导致他看了看我手里拿的食物,有些嫌弃地抬起头:“这能吃吗?”嘿……这这这,这面包很香的只是外皮有点焦,如果把那块的面皮扯掉一切都完美无缺了好不好!帕克先生今天满分。他咬了一口比了个大拇指。当我挺起胸脯非常自信地接受他的夸奖时,他说:这沙拉不错。看出来你洗菜的功夫比你的吻技强多了。

?这绝对是诽谤,我不听。

好,走向越来越不对了。说好的晨跑怎么变成购物了。哈利认真抱手对我说:“你知不知道购物是最让女人能够消耗体力的东西啊。”等等,你听谁说的?他摸了摸鼻子:“格温。”……

Well,不可否认。我一直都觉得陪女孩子逛街是件灾难。而哈利却觉得这是件乐事(不是薯片),无论是拎着大包小裹,还是两手空空,他都乐在其中。我一直在这件事上认为哈利绝对是男人里的异类:大多数人根本没有那么多耐心和精力可以花费在挑衣服上。(更何况挑完了还不是自己的衣服,我小小声)但他一般遇到我跟他抱怨,他都会笑着听我讲完。他很抱歉口是心非:我向来认为你衣品烂到爆炸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来源于此。

我没想到大上午跟着哈利兜兜转转两个小时之后共同商定的购物地点是Gateway Center,更神奇的是我竟然成为了一锤定音的那个——因为一个简单的理由:那里比较远。哈利一开始提出,就近在Saks Fifth Avenue实现逛街愿望的想法,被我提醒运动减肥的实际情况撇撇嘴选择了放弃。来到了购物地点,我们已经在商场里享受免费冷气啦。

哈利一进门就哒哒哒冲向不远的一个冷饮店:等了一会儿看我还没跟上就开始隔着人群朝我大喊,等等,你还知不知道你减肥这件事啊?看这阵势我也只能乖乖跟过去:唉,也不知道先乱跑的是谁。我好像有点明白逛街时手里拿着杯饮料对购物者的重要性,但我临出门向哈利提出随身带着运动水壶时得到的却是毫不留情的一拳。我只好自我开解:对象嘛,有的时候就算你再坦诚也捉摸不透。

我的小总裁在认认真真的研究饮品清单。我站在一边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决定借此机会犒劳一下自己--我憋了半天最后还是只点了杯冰咖啡。旁边的哈利突然举着手晃晃和柜台的小哥说想喝奶茶,不行!我连忙说道:“他要一杯健健康康的杏仁茶!”我自认为帮他解决了一场大危机,他朝我笑了笑。不客气。我内心想。于是不久之后,在商场的上行电梯上,我拿着咖啡吸溜吸溜,他捧着杏仁茶吸溜吸溜,就像两只土拨鼠(当然不能告诉他)。在负一层路过一家杂货店的橱窗时,里边的一幅木刻画吸引了哈利:他思考了一会儿宣布决定进去逛逛,我连连答应,然后跟进去。

总之哈利在结账之后挥挥手让我拎着他买的杂七杂八的东西(还有我下次做沙拉的三瓶沙拉酱,这个另算),然后彻底脱力。坐在店铺外边的长椅上开始抱怨鞋带来的脚痛。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为什么刚买的名牌鞋还会带来脚痛?难道是鞋不合适?我想带他回去把鞋给退了,收获到一记眼刀。只好建议他和我换鞋穿——当然是开玩笑。不过这一招卓有成效!呃、我们暂且不提这一层。

经历了在二楼各个服装店的大扫荡之后哈利明显有那么一点身心分离:身体上已经累得走不动了,精神上却明显很满足。我看了看两只手上拎着的十几个购物袋摇摇头叹了口气。冰咖啡?那玩意在逛二楼第四家店的时候被我扔了。哈利不失时机地提出了去旁边的唐恩都乐或者苹果蜂休息一下恢复体力的请求。我思考了一下点头准许,我们就以最快速度冲进了旁边的甜甜圈店。

当然,我们俩来到店里还是以放松腿部肌肉为主要目的,所以每个人在前台胡乱点了些什么就直接瘫在了旁边的座位上。我刷着推特等着我的甜甜圈,直到服务生来了才发现哈利已经累到趴在桌子上休息。我给了他小费之后示意他不要打扰哈利的睡眠。在等待他睡醒的那段时间里我开始胡思乱想:我甚至突然意识到逛街也的确可以当做一项每日锻炼。但似乎是我锻炼了不少?而他吃了不少美食。

后面他似乎还有事便送我先回家,直到端着一碗麦片窝在沙发里边看最无聊搞笑情景剧的我差点被哈利的敲门声震到耳聋。虽说当他慌忙时惯常如此(而且说实话我已经相当习惯了),但我还是吓得呛了一下。我把碗撂在茶几上拼命咳嗽,好不容易理顺了气跑去开门,然后就看见哈利抱着一个大纸箱子慢悠悠地晃了进来。我想象中哈利烦躁地将箱子砸地的画面没有出现,哈利轻轻地把箱子放在地上,然后打开了纸板的盖子:秘密揭晓,哈利捡回来了一只小奶猫。

我对于照顾宠物并非一窍不通。我小的时候养过一条宠物狗,它给予我的陪伴在年少十岁的一辆卡车轮下告终。在最后,我得出的结论还是照料植物比较简单:毕竟它们除了喝饱水和晒太阳之外,没什么别的大要求。

这团毛茸茸的小东西被哈利起名叫安妮。我知道她是女孩之后就颇有些以礼相待的意味:这也招致了哈利的无数个白眼。说起来我一直惊讶于哈利为什么当初会捡回来这么一个小玩意儿,但是我得到的答案永远是一个敷衍意味十足的词:碰巧。小家伙刚被捡回来的时候非常虚弱,哈利就一扫平日的散漫给她照顾得妥妥帖帖。我震惊于宠物能给人造成的改变,这种力量甚至能让哈利在回公司到家里后,再迈开腿每天去楼下的报箱里取牛奶回来喂猫,天啊。

小家伙在我们家生活的时候也遭到过危险:而威胁来源于哈利当我从超市买回来的鱼罐头经常会在第二天不翼而飞,留下的线索只有冰箱门上一张字迹潦草、写着“需要补充营养”的字条。很孩子气。一个总裁竟然和一只猫抢吃的,这是人性的……当我还没说完半句,一枕头飞过来砸中我后脑勺。这一定是心虚了!很明显,至少对于安妮,我比哈利要有吸引力得多:也许是因为我兜里总是揣着点小鱼干吧,我每每想到这里都会忍俊不禁。我还发现了安妮一个有趣的习惯:她每天早上必须要跑去阳台,用小爪子扒拉几下我养的几盆多肉(工作原因,我不能养那种天天都要浇水的盆栽),然后再伸出粉色的小舌头呼噜呼噜在旁边的牛奶盘里喝个够。就像是刚认识一个新朋友,或者这单纯只是小奶猫对世界的好奇:无论因为什么,她已经可爱到俘获我的心啦。

哈利显然急于证明捡到的主人就一定可以和猫处好关系。我已经无数次看到他蹲在沙发前捏着安妮的爪子又是喵又是嗷的怪叫,拉近关系无果后被我指出这一行为有多傻(其实挺可爱的)还气的跳脚:这明显是嫉妒我和安妮关系好!没办法,这说不定就是什么因果报应,谁让你吃了她那么多鱼罐头哦。

关于鱼罐头,安妮大仇得报发生在上周末。哈利在刚撕开一袋烤鱼片,一屁股坐进沙发里准备按遥控器,她就很自然地从我的怀里蹭到了我们两个人中间。哈利挑起眉毛不解地看着她,刚把烤鱼片送到嘴边就听到安妮软糯糯地叫了一声。不过看她的眼神不难发现,假如她能尖叫,音量肯定能达到一百分贝以上:我要吃烤鱼片!!就差给她写个牌子挂在胸口了。思考良久,发现美食与猫不可兼得的哈利最终还是心软了。终于得到烤鱼片的安妮用爪子抹了抹脸,然后迫不及待地开动:我看哈利忍着一肚子气还不能发火的憋屈样子,简直要笑瘫在地板上。

很明显,小奶猫这几天嚣张了不少。我昨天清晨五点半的时候大汗淋漓的醒来,梦见自己成了一只给怪物练习射箭的靶子。直到十秒钟后安妮从我的枕头上优哉游哉地跳了下去我才意识到:好嘛,安妮小姐现在已经敢毫不在意地从我的脸上踩过去啦。我抱着她轻轻戳了戳一旁熟睡的哈利,他睡眼惺忪地看着我:宝贝,理由简单。这是家教不严,捡她回来的人要为此负责(不如说我是出于一种报复心理,我要是睡不着你也别想赖床)。问:不要瞎叫醒睡醒的对象。一个亲身体验的人会告诉你,我吃了哈利一记枕头攻击,

      我只是希望没有这类的评论:在现场,我是地板(等等)  

 

然后在哈利发火前连忙把安妮从沙发底下揪了出来。结果看着安妮商讨惩罚措施的我们俩在五分钟后彻底举手投降:好吧好吧,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给你特赦,以后在两位主人面前为非作歹的特权就给你啦。

 

还有呢。好吧……没有了。

评论(4)
热度(66)

© 困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