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打游戏。

“抒情诗不该在日光下读,它只合献给夜晚的烛灯。”


他语调懒散,携了点轻蔑在耳边一同落下,腰间的佩剑与绸锦摩挲,随着步伐哐当作响。他的悬赏令还贴在港口酒馆外的墙壁上接受日晒雨淋的洗礼,本人却在阿诺河畔对着一个诗人指手画脚。把目光从诗集上移向他于我都是种时间的浪费,与那双鹰隼般的瞳眸相撞只会徒增愤懑。


评论
热度(1)

© 困啊 | Powered by LOFTER